当前位置:主页 > 朋友 > 正文

广场舞,父母们为何跳得这么欢?

  同一个世界,次元壁却无处不在。在诸多平行次元中,大妈、大爷和80、90、00一代,似乎是地球上最不具备相似性的生物。当“硬核老人”爱上广场舞,一边是“他们”用实力诠释什么是最任性最摇摆,一边是“我们”对“大妈”“大爷”标签的莫名揶揄和嫌弃。

  以为相隔甚远,其实就在身边。据粗略统计,我省拥有超800万广场舞爱好者,支撑起这个庞大数字的,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叔叔阿姨,甚至我们的父母。他们为什么跳广场舞?这些日复一日起舞的人们,背后有怎样的生命故事?立足“90后”记者视角,本期文艺周刊·视点就是一趟“破壁之行”——

  瞎跳跳?不,“高大专”!

  3月14日傍晚,连云港市广场健身舞协会副会长刘荣匆匆吃过晚饭,便飞奔到连云港火车站。在车站等候的广场舞队员们见到“港城一姐”刘荣,个个精气神十足,整齐地排成一列喊道:刘荣广场舞,向中央电视台出发!

  “这次去北京是为央视音乐频道录制一段舞蹈,之后会在《金曲》节目中播出。”刘荣笑盈盈地说,“跳舞的人都希望有更大的舞台,能到央视录制节目,姐妹们特别珍惜这个机会。”

  一张照片定格了舞者刘荣的最美姿态:一袭红色舞衣,扎着利索的马尾辫,戴着专业耳麦和话筒,神态专注自信,一股来自生命深处的活力澎湃而来。

  从1988年开始跳健身操,幼儿园教师出身的刘荣一直酷爱文艺。喜欢跳舞的人们自然地形成了圈子,像刘荣这样舞艺精湛的,渐渐成了“老师”。一开始并没有“互联网+”,直到2013年,机灵的学生给她出主意:“你跳得那么好,为什么不传到网上让更多人欣赏?”刘荣于是想到把自己的一些表演视频传到了土豆网、56网上,点击量出乎意料的高。现在,她已经是全国最大的广场舞交流平台糖豆APP的签约老师,平时要定期上传自己编排的新舞(不然粉丝们会“催更”),还经常参加平台举办的粉丝节,来场直播教学或粉丝见面会。以舞会友,在这个过程中认识更多怀有共同梦想的朋友,刘荣说,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从健身操到广场舞的转变,拥有30年舞龄的刘荣是最好的见证者。2016年全国广场舞大赛总决赛上,她借鉴淮海戏元素创作的《淮海戏情》一举摘得特等奖,淮海戏特有的欢快活泼接地气,和大妈们舞姿里流露的“手眼身法步”的戏曲韵味,令人印象深刻。为了编好这支舞,当地文化馆专门为她请来淮海剧团的编导做指点,有了对传统非遗的深入理解和本身对艺术规律的熟练掌握,才有了《淮海戏情》的收放自如、恰到好处。

  4月3日傍晚,溧阳市平陵老体育场的焦点是一场名叫《中国节拍 震撼世界》手拍鼓鼓舞。伴随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30位舞者身着整齐划一的服装,跟随动感的音乐跳跃、俯仰,侧腰、踢腿……优美的身形洋溢着活力,举手投足间都是舞姿的灵动,惹得周围掌声如潮。然而,这不是一场年轻人的舞蹈秀,而是一群社区大妈们的广场舞日常。

  跳完一曲,记者上前问,“累不累?”

  阿姨们的回答是一种满足的抱怨:“哪能不累?”

  “明天还跳吗?”

  “要跳的,明天小教练还来。”

  她们口中的“小教练”,是领舞的“90后”女孩王佩一昀。广场舞向来被认为是大妈专属,而现在加入队伍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据统计,目前江苏广场舞的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中,40岁以下的已达到三分之一。

  2015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专业的王佩一昀,从中学时就一直利用假期,和身为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的母亲戴秀芳一同投身于体育公益活动。2017年,戴秀芳担任溧阳市广场健身舞协会会长,非常辛苦,王佩一昀决定利用自己的所学为妈妈减轻负担。

  她凭借专业优势,把爵士、街舞、古典舞、现代舞等多种舞蹈元素融入创作,大妈们的舞姿让所有人耳目一新。

  “我开始参与广场舞编排和教学时,也动了不少脑筋,因为广场舞和我在大学里接触到的专业舞蹈完全是两回事。没想到,我编的舞这么受大家欢迎。”

  零基础,高难度,“硬核”大妈学习广场舞的热情让王佩一昀感动。她说,有大妈们的认可和支持,自己会更加努力地编排广场舞,“我的心愿就是让广场舞既融合中国传统文化,又蕴含着现代化审美情趣,更具观赏性和艺术性。能用自己创编的舞蹈丰富人们的生活,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和有成就感。”

  “现在教广场舞得持证上岗。”江南大学体育部相关负责人戴平告诉记者,自2017年起,江南大学体育部受相关部门委托,专门针对广场舞项目开展对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培训,再由持证的指导员对一线广场舞团队进行舞蹈动作、行业规范等方面的专业培训。“瞎跳跳”的广场舞进入了专业化、规范化管理阶段。

  大妈大爷也是有追求有组织的“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