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朋友圈 > 正文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大概从2018年末开始,电子烟突然在中国创投圈火的一塌糊涂。

对创业者而言,2018年底「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拿出20亿美金发年终奖」(要知道JUUL在2015年才创立,1000多人分,每人大概130万美金)的热搜可谓吹响了集结号,一时间悦刻、灵犀、魔笛、福禄、柚子……各种名人加持的电子烟品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人人都想成为中国版JUUL。在货源端,网红、代购等也纷纷入局。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过去一年,国内电子烟企业融资情况 制图 / 燃财经)

对资本而言,以2018年6月悦刻拿到IDG和源码资本3800万投资为标志,此后一年,资本开启狂热的「炒电子烟风潮」。

数千家民营电子烟企业拔地而起同时,云南中烟推出了电子烟产品“MC”;广东中烟已经推出 MU+和 ING 两款产品;山东中烟于 2017 年申请了可调式烟草物料;贵州中烟于 2014 年成立新型卷烟工程中心,并已申请 50 多项专利。

精明的创业者和资本能够如此狂热,无非是看到中国过去「先上车后补票」的互联网逻辑。

个个削尖了脑袋往前冲,只不过妄想野蛮扩张坐稳头部后,即便到了出监管的时候,也能补票活下去。

但从用户层面看,电子烟这个创业风口不过包裹着科技的光环,利用互联网加速推广,其本质上仅仅是一种获取尼古丁的「新解决方案」。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早在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公布《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就开始呼吁全球性控烟。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每年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29位所有国家烟草消费量总和。

然而公约2006年才在中国生效,直到2019年公约要求的图形健康警示依旧没能出现在中国烟盒上。

在中国税收总收入中,烟草行业约占1/16,其上缴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占比常年稳定在6%至10%之间。

国家烟草专卖局曾公布:

2018年烟草行业全年实现税利总额11556.2亿元,这一数字基本相当于“两桶油”+“四大行”+“BAT”的利润总和。

暴利加上中国3.5亿烟民的市场,这无疑给了电子烟巨大的想象空间。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电子烟报告内容显示:

电子烟又称为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其原理是通过加热一种溶液传送起雾供使用者吸用。这种溶液的主要成分是尼古丁、丙二醇、甘油和添加剂。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然而与香烟不同的是,电子烟中除尼古丁外,不含焦油、一氧化碳等香烟有的有害物质。相比之下,电子烟似乎是一种比传统卷烟危害更小的产品。

于是,电子烟品牌操盘者们纷纷打着“健康”“有助戒烟”的噱头大肆宣传。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罗永浩在微博上向非烟民推荐电子烟 | 微博截图)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345万粉丝的Austin Lawrence在Instagram上照片 | Instagram@vaustinl)

作为国内知名音乐节之一,5月举行的麦田音乐节上遍地都是电子烟的广告,演出间隙大屏幕循环播放,把它包装成年轻人潮流炫酷的标志,甚至出现集赞送电子烟的活动,且不需要验证参与者年龄。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名人效应加上颇具影响力的宣传场景,电子烟品牌方成功把烟草与魅力画上了等号。

这种无下限的营销不仅混淆了电子烟和普通消费品的区别,还煽动了越来越多年轻人投入电子烟的怀抱。

根据FDA在2018年11月15日发布的调查数据: 美国12岁到17岁的孩子中,约有三分之二(67.8%)吸电子烟; 根据相关报道, 德国12至17岁人群中有12.1%已经尝试过吸食电子烟; 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的数据显示, 15~29岁的年轻吸烟者中使用电子烟的比例已经显著超过30岁以上的吸烟者。

青少年正在成为全球电子烟的重要使用群体,电子烟正逐步成为年轻人的「新毒品」。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电子烟品牌方最喜欢打出的营销噱头就是电子烟能够「戒烟」、「危害小」。

然而,电子烟能「戒烟」完全是个伪命题。

打开某宝、某东等电商APP,检索“戒烟神器”,会弹出成百上千款电子烟产品。

随机询问几家销量较高的电子烟网店,商家均表示,所售电子烟“可以用来戒烟”。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

(在某电商APP上搜索“戒烟神器”,排前面的都是电子烟)